夕阳下打盹的喵星

【周叶】烟(下)

居然有车系列,文笔捉急,将就看看

—————————

耶咦!

【周叶】烟(中)

文笔废,将就看看

——————————

        吃过早饭,大家纷纷结队出去游玩,开玩笑,冯主席好不容易大方一回举办了个以“大家交流感情,为以后一致对外的合作先磨合磨合”为主题的旅游团计划,大家自然借此机会好好敲诈一笔。放开了去玩儿。然而周泽楷自然没有心情的……江波涛理解了自家队长“出去玩不如看前辈睡觉”的脑电波,无话可说的走了,倒是苏沐橙凑了上来,看了看周泽楷略带委屈的表情,噗嗤笑了出来。“我哥他昨晚是研究了一个晚上副本吧,我听他之前就在念叨了,哎呀真是美丽的误会。”苏沐橙不愧是了解叶修的,一针见血。
        周泽楷也并不太看重这个误会,反而担忧起叶修的坏习惯,“前辈这样熬夜 抽烟,不可取。”
        这话说的苏沐橙也不禁动容,对于周泽楷对自家哥哥的感情又正视了几分。
        “哎……让他戒烟和掰正他的作息这两座大山,我不是没试过,然而不只没有成果,倒反过来被他催着休息……”叶修可是出了名的滑不留手,交手几次连苏沐橙都败下阵来。
         将周泽楷对叶修的担忧看在眼里,苏沐橙拍了拍他的肩膀,“革命尚未成功,小周同志要努力啊,看来现在只能靠你努力尝试了。”说着去寻陈果唐柔准备出去血拼一番。
        小周同志无所事事,盯了会儿自家前辈的睡颜,算了算叶修大概的睡醒时间。无奈的上线拿着小号就着叶修记在笔记本上的新打法,练起手来。
        叶修醒来已经接近黄昏了,摸了摸睡乱了的头发,没看见小周,估摸着也许和自家队伍出去玩了,也没多想,起床洗漱顺便打开窗户通风。路过电脑桌,却发现电脑没关,画面里周泽楷的小号正站在第二个山头上,画面上是惨死的小怪。也不知是心里有鬼,叶修觉得这小怪死的莫名幽怨,再看了看角色的在线时间,饶是叶修也不禁无奈苦笑,这小孩怕是等了自己一天。
        看到叶修一副刚醒的表情踏进餐厅的一瞬,所有人都一致偏头,目瞪口呆的看向周泽楷,真的是通宵了啊,不愧是……咳咳。而坐在角落里看好戏的苏沐橙却是笑得直不起腰来。
        叶修自然注意到了周围自己一手造成(重读)的氛围,城墙一般的脸皮也是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好心情的勾了勾嘴角。周泽楷自然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叶修,之后便没有再移开视线。在场各位无不被塞一口狗粮,内心大呼不要脸。
        许是周泽楷的视线太过明显,叶修也是无奈,选好了菜品,便只得向着周泽楷对面的位置走去。
        两位的互动也是十分扎眼,让人想不注意都不行。本着不八卦毋宁死的中华传统精神,有几位已经竖起了自己的耳朵。
        安静的吃了会儿饭,叶修还是感觉有点心虚,毕竟已经是承认了的恋人,欺负狠了是不行的,只得打破沉默“今天怎么没出去?”
        周泽楷自从叶修在自己对面坐下,就下移了视线,一直盯着面前的饭菜,“前辈不在,出去没意义。”
        对于小周同志自己都不自知的情话水平,众人自然都是没有体验过的,只觉被雷得外焦里嫩,只得眼观鼻鼻观心的吃吃吃起来。
        “哎……”叶修仿佛没听出深意,反而开始苦口婆心“我说小周啊,好不容易的集体活动,这样翘掉,未免不妥啊……年轻人要有朝力一些,多和同龄人玩一玩,你才多大年纪就缺乏活力……”
        周泽楷自然知道叶修的垃圾话水平,但还是说道:“前辈也没有去。”
        “哟!小周你这样不行啊,我都一把年纪了,自然不能和你们年轻人比活力……”叶修自然而然的掏了掏口袋想点支烟,却发现烟盒和打火机都不知去向。确切的说,自己放在电脑桌前的烟盒自从起床就没有看到……
        没注意到还好,一旦注意起来,这烟瘾就来了。好么,在这等着自己呢。心里明白但也是无法再战。叶修妥协的站起来走到周泽楷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走,陪哥出去转转吧。”
        离开宾馆,天已经黑透了,温度也不高,吹着微凉的晚风,也是惬意。然而叶修却没怎么体会到这份惬意。说是出来转转却是直奔主题——买烟。
        点燃刚买的烟,深吸了一口,平复了一下因为烟瘾而略微焦躁的心情,叶修这才开口对一路跟在自己身后的周泽楷道:“说,把哥的烟藏哪儿去了。”虽然是审问,但口吻确是温和的。烟瘾总是会影响人的心情,这也是叶修现在才开口的原因。周泽楷却是低着头沉默的,叶修烟瘾发作自己也是有一丝愧意,前辈还特地调整情绪再和他说话……
        叶修却是明白了周泽楷的想法,忍不住揉了揉这颗几乎送到面前的脑袋。“好了,这又不值得计较。”兴许是手感不错,叶修勾了勾嘴角。“我知道你的想法,但这习惯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过来的……”
        周泽楷被摸了头,心情确实不错,再听叶修的这番话,怕是态度已经软化?
        下面的话,叶修自然是不会说死了的,“好了饭后散步也差不多了,回去吧,我还有点儿事。”
        这新打法研究出来,自然是用来达成的,召集了一下自家队伍,稍稍讲解磨合,便上了电视。
        “不是吧!又刷新了记录?嘿,提升了半分钟!新打法啊?叶修是飞过去的不成?不行,我要去问个清楚。”说着黄少天拉上自家队长要个说法。
        敲开了门却只看到周泽楷,一问才知道都聚在了包子房间。“叶修叶修叶修!你这个新打法怎么回事啊!快开门开门开门!演示给我看看啊!”
        “哟,消息这么灵通啊,”送上门来叶修自然不客气,“教给你们自然是没问题的,就是这报酬么……”
        饶是黄少天也是被噎了下,“……靠!你太无耻了吧,看个打法你居然还要敲诈!你忘了我还帮你刷过记录的吗!你还好意思问我敲诈!”也亏喻文州也在场,自然扯过少天安抚一番,又向叶修道“你这个副本记录,打破的也不是蓝溪阁的记录,对于我们而言没有什么利益冲突,这样已经极限的记录就算知道了打法也已经无济于事,何不公开出来呢?”
        “我可不知道你们会不会特地还去刷刷看,这种有风险的事情……不过既然你们也觉得无济于事,那干脆不知道不挺好?”
        喻文州一把拉住准备上前的黄少天,“就算公开我们也不会去随便尝试……”叶修正盯着这句话“那是,这个操作搁手残可能不太容易成功……”
        现场的人纷纷表示这垃圾话太不厚道,但被嘲的却好脾气的笑笑,“那不如展示给手残看看?”
        瞠目结舌的看完了新打法的操作,黄少天觉得自己居然有一瞬说不出话来。“你……靠!这是怎么个玩法?押枪?不对,被押枪?你怎么想的啊!”喻文州倒是没看一会儿就了解了,倒是也不需要自己开口。
        叶修笑了笑“这是小周的主意。”
        “……”这口狗粮也是措不及防。
        先前就说起这道飞枪也跳不过去的山头。叶修周泽楷讨论一番,觉得并不只是距离问题。虽然赶在对面小怪的技能冷却时间,但距离和时间的双重原因才会导致落地之后正好被技能打中掉下悬崖。然而周泽楷却发现了小怪特意被加强了冲击力的推进技能。在两人几次尝试后,总算在站位 时机的引导下,借着小怪的一枪,把自己押送了过去……
        看着喻文州把一脸被惊吓到的黄少天领回去,叶修勾了勾嘴角,和队友道了晚安,回房去了。

【周叶】烟(上)

短篇,一年前的产物。将就看看。

——————

        周泽楷一丝不苟的系好浴袍的带子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闻到的是宾馆卧室中淡淡的烟草味。
        在不管是周家父母也好,冯主席也好,以致自己也好,对周泽楷的人生规划之中都是不会与香烟扯上联系的。然而规划的存在与其说是用来实行倒不如说是用来打破的。
        淡淡的烟气萦绕在坐在电脑前的人的身上,周泽楷看了看才几分钟就积攒了不少的烟灰缸,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走过叶修的身后,轻微的呛咳了两声,关上空调,打开了电脑桌旁的窗户。
也不知周泽楷这一系列动作中的哪一步,惊动了叶修,他捻灭了还夹在指间的烟,放下耳机,看了看正走过来的周泽楷,“小周……你要是不喜欢烟味,和我说一声……我……”叶修想了想自己十年的烟龄,还是不要打包票比较好。“我换个房间?”这一招棋甚是妙,以退为进,逼着对方将棋下在自己指定的地方,不可谓心不脏。
周泽楷在身旁的电脑椅上坐下,叶修满意的看着他对着自己摇了摇头。但下一刻,周泽楷对上了自己的视线,开了金口“只要是前辈,都喜欢……”叶修脸色毫无所动,对于周泽楷随时可说情话的属性不知是已经习惯还是脑内自动忽略了关键词。
        叶修仿佛满意的呵了一声,准备偏头转战电脑,就见周泽楷皱起了眉头,略显委屈的下移了视线“只是,抽烟对身体不好。”对于周泽楷说话分前后段的属性,饶是心脏如叶修,也是防不胜防。
        叶修偏开头,习惯性的拿过手边还剩不少的烟盒,眼角余光却看见周泽楷眨了眨眼,视线如实物一般从自己拿着烟盒的指尖游走到了眼前。对于送到眼前的视线,叶修自然不会自己撞上去,默念几遍美色误事,就不着痕迹的放下烟盒,捉住了一旁的鼠标。看到周泽楷转开视线去寻旁边机子的开关,叶修那颗污秽不堪的心跳了跳,眼神里带了一丝得(suan)意(ji)。
        “小周,你帮我看看这个副本,这里,有什么方法可以跳过去?”对于刚更新的副本,叶修自然不吝啬于去找几个小虫子来刺激一下荣耀副本开发团队柔弱的小心脏。比如利用空气墙缝隙卡怪早已见多不怪。
        周泽楷闻言登上自己的小号,来到叶修所指的副本的同一处地方,稍一走动便发现了华点。
        这副本有一处通往boss的一条狭窄山路,一边峭壁一边悬崖,路上还散布着不少巡逻的小怪,不可谓不恶心。而这陡峭的线路又大部分限制了玩家的各种位移技能。开玩笑,一个位移撞上峭壁的空气墙或者估算错距离掉下悬崖,都是团灭的节奏。一般玩家自然求稳,只得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一只一只的杀怪。操作枯燥不说,还胆战心惊的预防着小怪的推人技能。世界论坛中一片哀嚎。
        而对于操作失误少的高手(叶修:呵呵)来说,自然是耍着小心思。沿途的十几只小怪算准了距离角度,有五只是可以挑下悬崖,还有两只可以卡进峭壁缝隙。这打法一出来,玩家们便大呼心脏。然而高手(叶修:呵呵)的世界,自然不是咱们手残能理解的。这四十秒左右的提升便是十个区的顶尖成绩了。
        正面突破艰难,有些眼尖的就开始找起了小路。这条山路的起点和尽头,有两个小怪营地,各有一条通往不同山头的小路,两个山头离得不近不远,各有一个远程的小怪把守。玩家好奇的走上这条小路,下一秒就被拿着枪炮的小怪操着加强过推进的技能“bia唧”射进悬崖。操作好一点的,千辛万苦躲过技能,登上山头干死小怪,还要防着对面同样属性的小怪的偷袭。然而当自己避过袭击激动的想要通过位移跳过山头之间的距离时,却一头磕在空气墙上,让人忍不住问候了副本设计的家属。想跳回来,却发现人物卡在山与空气墙之间,跳不起来不说,还在鬼畜着慢慢滑入万丈深渊,绝望的       等着摔死,或者被对面小怪补刀……
        “啧啧,也是心脏得不行。”叶修看了看眼前的万丈深渊,君莫笑变换武器,一个飞枪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堪堪跳到对面山头,然而想要动作,却被山头上的小怪看准僵直,一炮推走,功亏一篑。
        叶修也不愧是眼尖,瞅着对面小怪既然可以攻击过来,那空气墙必然是有缝隙,这缝隙也是恶心,堪堪够人物穿过不说,若是没有瞅准对面空气墙的缝隙,也只得掉入深渊。但穿过也仅仅是堪堪踏上山头边缘,再加上技能僵直,也只能束手无策的被小怪送下悬崖。
        目睹了一切的周泽楷眨眨眼,对叶修这让人咋舌的新打法也是见怪不怪的一起研究了起来。
        时间一晃而过就已过了凌晨两点。近距离看到了周泽楷几次与自己如出一辙的走位,叶修也是尽量视若无睹。
        周泽楷同学的熬夜能力也是不过关,眼看着攻略有了眉目,叶修也没有脸皮厚到看着昏昏欲睡的小孩陪自己熬夜而不作为。
        “小周,时候不早了,去睡吧。”再看着周泽楷迷迷糊糊的点头,依言从电脑椅上离开,喉结不受控制的上下滑了滑。
        视线追随着周泽楷直到看着他他迷糊着走到属于自己的单人床,叶修好心情的勾了勾嘴角。
        周泽楷和困倦斗争了一番,回头看向叶修,“前辈?”
        “哦,”大体明白这句问句的意思,叶修开口“我再研究一会儿,你先睡吧。”
        对于前辈抽烟又修仙的习惯,周泽楷也深知以自己的口舌,也不可能劝得动。无奈的放弃斗争,在床上裹了裹空调被,迷迷糊糊看着叶修将空调调了个适合的温度,又调低了桌前灯的亮度,再也无力与睡意作斗争。
        待叶修整理完打法,窗外已经亮了起来,关上空调,打开窗户透气。叶修闻着早晨清新微凉的空气,听着鸟儿有活力的鸣叫,伸了个(要死不活的)懒腰。回头看看仍在睡眠中的周泽楷,突然发现自己一个晚上好像就没有抽一根烟了,不禁好笑,走到床前拨了拨周泽楷额头的碎发,勾了勾嘴角,心情愉悦的上了自己的床……
        待周泽楷醒过来,窗外已经传来了人声,阳光也照射了进来,室内的温度也是提升了不少,看了看旁边床熟睡的叶修,防止他睡得不好,周泽楷又是关窗开空调这么走一遭。不得不说这你来我去几回的开关动作,也是……啧啧啧防不胜防的狗粮。
        看着叶修的睡颜,没忍住抚了抚泛青的下眼睑,周泽楷无声叹气,转身去洗漱。
        下楼去宾馆餐厅吃早饭时,周泽楷莫名其妙的被行了注目礼。尤其是黄少天,不停地对着自己使眼色。然而周大大并没有体会到少天一脸狭促,稍微看了眼少天身旁的喻队,表明了自己对你家副队眼角抽搐,预防大小眼的关心。也不管对方能否收到自己的脑电波,走过他们,坐到了自家副队旁边。江波涛看着自家队长只身来吃饭,也是好奇,“叶神呢?”
        周泽楷埋头吃饭,脑子里想的却是叶修这抽烟修仙的习性。淡淡道“在补觉。”小江一阵无语,对自家队长的属性定位有了一丝怀疑,“通宵了?”
        看着周泽楷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心中五味陈杂。
        隔壁桌的黄少天早就按捺不住了,也不管对面是和自己属性相克的周泽楷,打开了话匣子“嘿嘿嘿!叶修呢?怎么没看你们一起来吃饭?这是累到了起不来了?嘿哟,啧啧啧,看不出来嘛周大大,可以啊……”这边黄少天还在飚语速,周泽楷也不愧是反应了过来,手里的筷子差点没抓住。然而比起这个误会,更令周泽楷委屈的是,昨晚居然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